DN

25岁:最珍贵的一无所有

竖起宗旨:

  文/王永辰

  到美国的两年,从故事的角度来讲,很精彩;从生活的角度来讲,很苦逼。我可以跟你说我很快乐,你看我网上的相册,听我吹过的牛逼,你又很容易相信我很快乐。我就像是一个敬业的爱情动作片演员,给你讲述一个又一个的高潮,其实,快不快乐,心里知道。

  我常常把自己的不快乐和孤单归咎于出国,似乎不出国我就可以很快乐,我就可以不孤单,彼岸有着最铁的兄弟,有着大把的姑娘,在那个我最能通到地气儿的故乡,似乎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容易让一个人快乐起来。

  我偶尔会和国内的哥们儿聊天,意外也不意外的,他们说他们不快乐,我说我也不快乐。似乎国外的25岁不快乐,国内的25岁也不快乐。就好比有的姑娘一天传了很多照片,无论是晒名牌,晒自拍,笑靥如花,也比如有的小伙给我讲这一年他又收了多少姑娘,我仍然可以透过他们的眸子,辨别到跟我同样的孤单和彷徨。

  那天跟一个在哈佛的朋友聊天,她说你现在的不快乐,都是源于你这个年龄的现状。刚刚脱离无忧无虑的光鲜的校园生活,而又一无所有,客观上没钱没事业没长相,没背景有背影,主观上,没心没热情没理想,没内涵有内伤,总体来说就是要什么没什么的年龄,看起来就跟废物一样。一方面,沉迷于并不光鲜但足够无忧无虑的过去,一方面,害怕一无所知的未来,只能守着一个一无所有的现在,暗自彷徨。

  在这个世界上,一个可怕的事实就是,刺耳儿的话,往往都是实话。

  25岁的我们站在自己的角度上,感慨这个人群,这个社会,这个世界,给我们带来的愤懑和不解,而很多时候从自己身上又找不到出口和方向。25岁的你站在自己的角度上,感慨异性的现实,却用的是最现实的标准,你站在自己的角度上,哀叹周遭的世俗,却用的是最世俗的眼光,你站在自己的角度上,感慨社会的不公,却只是愤怒自己没办法通过不公的方法占据有利的位置。

  也许这真的是一个天时,地利,人和会缺掉一个或者缺掉几个的年龄。天时是说那些无忧无虑的校园生活一去不返,你开始面对柴米油盐的琐碎;地利是说很多人背井离乡异地异国打拼,你开始面对一个全新而陌生的环境;人和是说这个年龄突然又要开始重新经营新的圈子,并不断经历着旧圈子的流失和解散。

  而为之奋斗的所谓成功,又那么的虚无飘渺。不再是榜单上的一个好名次,不再是游戏里的一个好装备,不再是球场上的一个好表现,不再是搂着的一个好姑娘,也不再是挽着的一个帅小伙。这个年龄的成功并不立竿见影,这个年龄的成功也无法量化。常常奋斗好久,却看不到成功的影子,往往坚持好久,却看不到坚持的必要,所以很多人用一个叫做“现实”的理由去粉饰自己的彷徨和郁郁寡欢。在顺流和逆流间,恍然抉择。

  也许,25岁,我们很多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起来都如此像一个一无所有的废物,但人越是一无所有的时候,他得到的往往又都是最珍贵,最真实的。希望,勇气,爱情,友情,理想,还有未来的自己最怀念的时光,莫不如此。

评论

热度(181)

  1. 曾经的绚丽终会繁华殆尽竖起宗旨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香菜香菜庄子贞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等待竖起宗旨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过日子竖起宗旨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*****竖起宗旨 转载了此文字